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惜然此时此刻正在化妆室里面进行换衣服和化妆,盛若思直接朝化妆室走去,只是刚走出大厅转个角,却是手腕一下子就被一只大手给紧紧抓住,她脸色微微一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是被男人直接抵在了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

    鼻息之间满满都是那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男性气息,隐约之间还夹杂着酒精味和烟味,不用她抬头去看,就已经是知道是谁了。

    耳边直接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却是能够从他的语气里面听出来了几分怒意,“盛若思,那个是你现在喜欢的男人?”

    不单单是语气里面带着几分怒意,就连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力道也不自觉地加大了几分,让她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男人被捏断了一样,让她忍不住眉头蹙了蹙。

    心里面不自觉的暗骂了一句,但是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时,却还是努力让自己挂着笑容开口道,“萧云祁,别忘了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一句话直接让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的难看,阴沉的几乎是可以滴出水来,那一双看着她的眼睛里面神色仿佛是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一般。

    突然耳边传来了脚步声和说笑声,萧云祁薄唇紧抿着看了她一眼之后,便直接放开了握住她手腕的手,然后不等盛若思反应过来,便已经是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仿佛是带着怒气离开的背影,盛若思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被抓痛的手腕,却是眉头蹙了蹙,不过半响之后随着那些人的说笑声越来越近,她倒是很快便站直了身子恢复了常态,然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却是没有立刻离开。

    “哇哇哇,顾惜然和墨司令的这场婚礼实在是太惊艳了,而且等下可是还有汉服婚礼呢,我最近可是迷之喜欢汉服,家里面买了好多都没有穿过。”

    “我也喜欢汉服,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穿,上次汉服日我还在国外没有回来。”

    “改天我们也可以一起穿汉服出去逛逛啊。”

    “我这一头短发弄不了发型哎,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去剪短发了,一剪短发就停不下来,越剪越短。”

    那几个说笑的人很快便走到了她这边,看到她站在这里的时候一个个瞬间停下来了脚步,纷纷一顿,倒是有人很快便反应过来,语气恭敬地喊了一声,“盛小姐。”

    几个人其实也是上城名门世家的千金,但是在盛若思面前却是不够看,毕竟如今盛家可是如日中天,更是在这两年里面一跃成为了上城四大家族之一,而盛若思又是盛家唯一的小公主,还是顾惜然的闺蜜,所以现在在上城还真的没有谁的身份比得上盛若思了。

    当然……除了墨家那位大小姐之外。

    盛若思看了那几位世界千金一眼,脸上倒是露出来了一抹礼貌的笑容,直接点了点头,“你们好,你们……这是要去上洗手间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