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到她吃的那么开心,冥渊脸色又温和了不少,然后紧接着接下来便是直接开始给她夹菜,几乎是餐桌上每一道菜都给她夹一点,明晃晃的投食。

    盛若思本来因为一大早就只是吃了个早饭而已,之后便是一直忙着自己当伴娘的事情,导致她现在肚子也有点饿了,所以对于冥渊帮自己夹菜这种事情虽然心里面有些惶恐,但是却还是如数的吃进了自己的嘴里面,因为她发现自己要是不吃的话,男人周身的气压就会变得很低,这让她瞬间明白,对于大Boss的投食,她是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盛若思被投食的这一幕早已经是被周围人尽收眼中,萧父和萧母也是看在了眼里,顿时夫妻俩对视了一眼,然后视线纷纷落在了不远处已经是完全是黑了一张脸的自家儿子身上,萧母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是自己儿子作的啊,当初看看要不是儿子对那个什么前女友念念不忘,也不至于到现在把若思给别人拱手相让了。

    盛父和盛母他们自然也看到了,但是对于名媛的身份他们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特别是盛母一想到名媛的身份,瞬间眼底多了几分忧虑,可是看到自家宝贝女儿带着笑容的那张脸时,瞬间凑到了自家丈夫耳边轻声开口道,“其实这位也是不错的,不然等到婚礼结束之后找个时间让若思叫对方回来吃个饭怎么样?”

    盛父看了自家妻子一眼,却是道,“没准闺女和他只是朋友关系呢?”

    盛母,“……你这么一说也不是不无道理。”

    但是如果是普通朋友的话,那对方也没有必要对自家宝贝女儿这么的好吧?还一直在给自家宝贝女儿夹菜,要是普通朋友的话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么亲密的一步?

    盛若思并不知道自己和冥渊的小动作被所有人看在眼里,此时此刻她正吃的欢快呢,冥渊给她夹的所有菜,她都一一吃进了嘴里面,愣是把原本已经是饿得肚子叫出来的她给喂的饱了不少。

    只是大概冥渊不知道她有很多菜不吃,愣是都给她夹了,她看着自己面前碗里面那些平日碰都不会碰的菜,眉头微蹙,可是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之后,还是认命的蹙着眉头把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面,然后像是吃毒药一样几乎是不带咀嚼的吞进肚子里面。

    ……

    婚礼还要继续下去,盛若思吃完之后刚好顾惜然那边派人过来叫她,她应了一声之后,便放下了筷子对着身边的冥渊开口道,“那我先去忙了,您多吃点。”

    您……

    这个称呼倒是让他脸黑了一下,不过却还是对她开口应了一声,“嗯。”

    盛若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伴娘裙,便直接朝酒店给惜然准备的客房走去,冥渊不动声色的把视线落在她的背影上面,眸色微深,一直到盛若思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他才漠然的收回了视线,手中的酒杯晃了晃,然后一口喝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