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惜然也完全是没有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扔远了也就算了,居然还直接扔到了冥渊那里,当下脸上露出来了一抹错愕的神色,冥渊刚好也看了上来,那眼底满满都是质问,大概是问她怎么就把捧花扔到他身上了,是不是故意的?

    俩人的视线对视上。她尴尬的咳了咳,粉唇微动无声的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男人收回视线没有再看她,而是看向了身边的盛若思,这让她不由得笑了笑。

    放在身侧的手忽然被身边墨南霆的大手给握住,她偏头,瞬间和身边的男人视线对视上,空气之间立刻弥漫着一股甜腻的关于爱情的气息,她看着面前的墨南霆,忽然便是道,“余生请多多指教,墨先生。”

    男人俊脸上面也是直接露出来了一抹宠溺的笑容,“余生请多多指教,墨太太。”

    他们今天开始就真的是夫妻了,而且除其之外,他们也还准备把儿子的存在告诉大家,即便很有可能到时候会让顾惜然陷入大家的误会之中,但是反正现在已经是举办婚礼了,那就没有再隐瞒着儿子的存在。

    萧云祁看着盛若思接过来冥渊的捧花,瞬间脸都黑了,几乎是没有一点犹豫和思考,便已经是直接长腿一迈朝还拿着捧花一脸懵逼没有反应过来的盛若思,等到走到她的面前的时候,便已经是伸出手直接把她从座位上给拉了起来。

    因为忽然被拉起来,盛若思手中的捧花还没有拿稳呢,一下子就直接掉在了地上,舞台上面的司仪原本还想着借着刚才冥渊的行为调侃一下的,如今看到萧云祁冲出来直接把拿花的盛若思拉走,瞬间一顿,那一双眼睛里面虽然满满都是八卦的气息,但是却也不敢吱声。

    那些原本早就注意到冥渊的人自然也看到他把花给了盛若思,一开始大家还以为这俩人是一对的,可是如今看到萧云祁出现直接把盛若思拉走,瞬间一群人八卦之心熊熊燃起。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有戏看啊。”

    “这该不会是三角恋吧?”、

    “……”

    三角恋?

    盛若思听到这话的时候脸瞬间彻底黑了,直接看着面前的萧云祁,几乎是咬牙开口质问到,“你想干嘛?快放开我。”

    然而男人却依然是不说话,薄唇轻抿着直接拉着盛若思就走,完全是不理会她的挣扎和反抗。

    不远处盛母见状下意识就站起来追上去,萧母却是一下子把她拉住,声音温和的喊了一声开口道,“亲家母……”

    亲家母?

    听到这个称呼,盛母脸色有些不好看,“千万别叫我亲家母,我们家若思和你们家云祁早已经是分开了,这一声亲家母我可担当不起。”

    盛父坐在一旁看着自家宝贝女儿被拉走也想要跟上去,只是没有萧父却也直接拦住了他。

    萧母直接道,“放心吧,云祁虽然以前对不起若思,但是他也是个有分寸的人,更何况还是今天这种场合,就让他们两个聊聊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